【凡塵集090002】中國「六四」真相(上)

0
醞釀寫這篇文章很久了,一個月前,買了一套新書,名叫『中國六四真相』,相信這勾起許多人以前的回憶,想當初,在一片民主的浪潮中,中共也不免出現一些追求民主的聲音,而且這個聲音越來越大,直到不能收拾,終於爆發中共建政四十年以來最大的一場公開屠殺,這套書分上下集,共幾十萬字,花了一個月,我也才終於看完上集,這邊將暫先以上集的內容進行一些整理,其實這套書並不是一套評論的書,而是一部編年史,講述在哪一天,哪個地點,中共中央收到了什麼樣的訊息,但這反而令人能由這些真實史錄發現一些當年我們所未能深入了解的真相。 中的的極權統治中心在北京,而仲裁一切的最中心則是在紫禁城中南海的新華門,這裡有一群少數的政治局常委以及高等級的官吏於此進行一些關乎國家事務的處置,而198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少數人不甚理想的推動中,十年改革似乎有些成就,人民有東西吃,有衣服穿,但在四項堅持背後,民主反而是推動最少的部分,這與中共的共產黨一黨專政堅持有關,在許多方面,人民仍受到許多限制,而這些限制在社會最前端的一群精英中,是一個難以忘懷的不滿所在,而除了民主之外,中共所謂的『官倒』現象也十分普遍,官倒的意思是說一個官吏的貪污腐敗、公器私用,這使得許多人民暗生不滿已久,間接成為學潮的導因。 學潮的直接導因是胡耀邦的逝世,胡耀邦由於推動改革不遺餘力使其聲望極高,但中共高層在少數私人利益的不願犧牲下,胡耀邦被逼退下總書記一職,而中共的十年改革便開始沒落,而導致推行不力,1989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因心臟併發逝世於北京,雖然中共高層立即發表談話,談論胡耀邦的豐功偉業,但這一場虛偽的話語卻不為大眾所接受,首先以方勵之為首的民主派人士對政府施壓,要求公開當年胡耀邦退位的真相,並要求當局釋放魏京生等因政治立場不同而遭逮捕的民主人士,而學生也開始在這種推波助瀾下開始一連串的遊行示威,是為學潮的開始。 在胡耀邦逝世後的第一週,學生主要的要求是公開胡耀邦的是非功過,並要求政府力行民主,一連串的示威遊行後,20日,北京高校自治組織開始籌立,以王丹、封從德等人為首,開始將學生運動組織化,並要求與政府開始對話,然而中共未能於此微末之端明當處置,使得學潮一發不可收拾,乃至衝擊新華門、衝擊各地省府的後果一再發生。 22日,胡耀邦追悼會於中共人民大會堂舉行,全國各地首次出現大規模的遊行、示威及悼念活動,各大城市皆有數以萬計的大規模遊行請願,學潮至此,已是無可挽回,而中共仍在妄想學生能理性地在遊行後回到校園,豈料學生自此開始實施罷課行動,甚至到最後也有教師罷教,社會似乎陷入一場『動亂』之中了,不過『動亂』是政府的用詞,學生認為這是一場自動自發的行動,並非一場動亂,雖然後來已有一些破壞社會秩序的事實發生,但『動亂』仍是不為學生所接受的名詞,這一項事實在中共高層與鄧小平對話後,確實地引用鄧的話語(自此,鄧小平正式被拉進這一淌混水之中),發表學潮開始後政府首次最激烈的評判─人民日報的『四二六社論』,社論中指出,學潮是一場破壞社會秩序的動亂,且是由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在幕後指使,這一份社論一推出立刻在學生以至社會中展開一 場無可抑止的風暴,隔日,27號,從北京到全國各地發動一場比22號更大的遊行示威,要求政府公開承認『四二六社論』的錯誤,學潮不是動亂,也不是由一小撮有心人士所推成,學潮是一項自發的運動,學生要求的民主是合理的,是為國家著想的。 在四二七遊行同時,另一場風暴正在醞釀之中,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正在為第四三九期定稿,而內容卻傾向支持學生,這引起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的不滿,在屢勸不聽下,江澤民除去總編輯欽本立的職務,並由市府派員接管世界經濟導報,這引起學生以至新聞界的一致反彈,也成為『四二六社論』後,對為學潮成員所不滿的決定,而江澤民的這項行動卻成為後來被欽點為總書記的原因。 在這段時間中,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於23日出訪朝鮮,國內事務由李鵬等人負責,而李鵬是屬於強硬派的人,所以一些並不為趙紫陽所完全同意的決定在此時作出,也成為中共無法挽回的一些重大決策。 29日,北京高校聯合組織─高自聯正式成立,以王丹、吾爾開希等人為首,並以政法大學周擁軍為首,開始進行有組織的學潮活動。 五月,學潮進入組織化的階段,許多有計劃的請願活動於此時進行,三日,中共高層正式成功地派人與學生對話,這次對話的代表是國務院秘書袁木,但袁乃是一位能言善道的人,在這一場對話中,一些睜眼說瞎話的說辭使得學生極度憤怒,造成這次的談話完全失敗。 五月四日,五四運動七十週年,學生組織舉行大規模的遊行,並於天安門發表五四宣言,這次宣言的內容成員後來一直爭論不休的一些重點,首先,要公開胡耀邦退位的真相;公開承認學生運動是愛國的,不是動亂;公開承認學生組織是合法的;學生不是由一小撮人所引導;公開承認『四二六社論』的錯誤;恢復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的職務,並要求江澤民公開道歉以示負責;結束老人政治;中共領袖公開對話;公正評斷學潮;反官倒;....,一連串的行動使得學潮騎虎難下。 而在政府方面,天安門是國家的顏面,如今陷入如此混亂,而衝擊新華門、人民大會堂、各地省府的行為,絕對是動亂,要政府公開承認『四二六社論』的錯誤,無異是要政府公開說明自己是錯誤的,以共產黨一黨專政是錯誤的,十年改革的成效是空有的,最嚴重的是要公開鄧小平的說話並非正確的,這對於國家整體顏面將有絕大的影響,學潮至此已經打上一個解不開的死結了。 五四宣言之後,由於部分駐北京的軍隊退出了北京,為了表示出學生的善意,周擁軍宣佈即日起復課,不過這一項決定並不為某些學生的認同,後來竟以周擁軍發言失當為由,將周除出高自聯,由王丹繼任。 趙紫陽回國後(4/29),中共高層出現第二種聲音,四日,趙在亞行年會中表示出柔性的看法,認為學生是愛國的,學生是自動自發的,並非由一小撮人所領導,這使得北京以至全國的情況平穩了幾天,卻也成為趙紫陽下台的一項起因。 六日,趙紫陽與國家主席楊尚昆對話,楊與趙的想法大致相同,應該要和平地結束學運,態度不可強硬,談後,趙要求楊與鄧談一談鄧的意見,11日鄧小平與楊尚昆見面,鄧小平要求進一步談話,13日,鄧小平、楊尚昆、趙紫陽會談,初步決定是以趙紫陽的想法為主,和平解決學潮,這與鄧小平的『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都是好貓』想法一致。在此說明一下楊尚昆的地位,由於楊與鄧是一同打下中共的天下,所以楊與鄧的感情特別好,連進出鄧宅也不需通報,由此可見楊在鄧心中的重要性。 九日,記者正式提出異議,要求政府重視新聞自由,12日,中共負責新聞事務的胡啟立、芮杏文表態支持記者們的決定,至此,新聞界正式加入學潮。 在周擁軍下台後,罷課繼續,並開始籌畫另一項活動─絕食,13日下午,絕食正式開始,以柴玲為絕食行動的總指揮,而這一項決定終於驚動中共高層,願意真正站出來談話。 14、15日兩天,中共以國務委員兼政治局常委李鐵映、中央書記處書記閻明復、監察部長尉健行為代表,和學生代表北京大學王丹、北師大吾爾開希、絕食指揮柴玲等進行對話,然而,雖然中共答應持續對話,並進行政治改革,但由於層級不高,並且未能對之前的請求有明確的回應,整體上市失敗的,但對話的管道確是已有建立,不過,到此為止,學生的意見也已經無法統一了,誰也無法令廣場絕食的學生退讓,這也是對談失敗的原因之一。16日下午,閻明復親往天安門探視絕食學生,一番發言使學生漸有結束絕食的想法,然而為時已晚,要全面立挽狂瀾已是不太可能。 15日,戈巴契夫訪華,一連串的歡迎活動及會談皆因學潮而受阻,使得戈巴契夫的訪華黯然失色,然16日趙紫陽的一番談話又掀起軒然大波,為維護鄧小平參政的合法性,趙紫陽向戈巴契夫表示,鄧小平為中央軍委,且在前次人大決定重大事件皆可請益元老,故此次學運前去請益鄧小平是符合政府原則的,但此一說法卻被解讀成趙把一切推給鄧小平,並有人以為真正決策者並非趙紫陽,而是鄧小平,這使得學運組織於17日發表五一七宣言,要求鄧小平讓出權力,讓中共不再有人垂簾聽政,而最嚴重的是鄧小平開始表現出對於趙紫陽的些微不滿。 由於絕食學生的相繼倒下,社會普遍支持學生,工人、農民終於正式加入學潮,開始罷工,而全國各地也開始絕食,並有大批學生湧入北京,支持絕食學生,北京實際上已經是一團混亂,交通、工業等日常事務已經癱瘓。 17日,中共高層與眾元老於鄧小平家開會,趙紫陽開始受到李鵬等人的攻擊,並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決定,北京將進行『戒嚴』,當晚,中共高層開始討論戒嚴事宜,然而趙紫陽於此同時提議重新表決是否真的要戒嚴,當場引起李鵬的不滿,認為趙不尊重鄧的決定,但楊尚昆認為民主時代仍要表決,結果趙紫陽、胡啟立不贊成,李鵬、姚依林贊成,喬石棄權,此時薄一波、楊尚昆提議由元老決定,此刻,第十三屆政治局常委已經失去功能。 18日,趙紫陽將一封辭職信交給它在元老中的知己楊尚昆,楊尚昆表示,辭職並不能解決問題,要求趙撤回此信,趙只好打消念頭,不過它也不參加晚上在鄧家的戒嚴討論會,要求楊代為請假,晚上,中共高層決定21日零時北京市正式戒嚴,由楊尚昆擔任戒嚴總指揮。 18日晚上11時,國務院總理李鵬、李鐵映、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北京市長陳希同與王丹、吾爾開希等對話,發出最後通牒,結果不歡而散,但決定要到各醫院看絕食學生,並到廣場發表談話。 19日上午四時,絕食第七天,趙紫陽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分與國務院總理李鵬到達天安門,趙紫陽請求學生以身體為重,留下身軀為未來的民主努力,並說明,他願意盡一切力量解決民運,反正「它老了,不在乎了」,這一番談話是感動人心的談話讓廣場上的學生聲淚俱下,但學生已騎虎難下了,這一番談話無法發揮作用,稍後,趙紫陽以心臟不適請假三天,而這次發言也成為他政治生涯的終點。 楊尚昆與鄧小平之後的談話表示,鄧小平很想退出政界,但是自從四二六社論發表後,連他也同學生一般,騎虎難下了。 凡塵 於 21世紀第一個六四前夕   2001.06.03. 15:00 下冊努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