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凡塵集

凡塵集

有段時間喜歡寫文章,也寫了不少東西,這邊將文章好好重新整理

【凡塵集091064】黑暗元素三部曲之一─黃金羅盤

0
【黑暗元素三部曲之一─黃金羅盤】 以約翰‧彌爾頓的『失樂園』為啟發,菲力普‧普曼(Philip Pullman) 開始撰寫他的黑暗元素三部曲,探討一個雷同與我們世界的一項黑暗元 素─『塵』的存在與影響,並探究其中的一些觀點,尤其是在探討有關 宗教問題時的許多議題都是不常為人所提的一項議論,而其中對於現實 的探究讓這一部被列為童書的小說,似乎有些需要列管輔導。 首部曲『黃金羅盤』在1995年問世後就引起眾人議論與探討,而二部曲 『奧秘匕首』在1998年問世後更對平行宇宙進行深入探究,接下來,於 2000年,最後一部『琥珀望遠鏡』則夾帶著前兩部的得獎餘威,勇奪 2001年的英國惠特筆獎年度最佳童書暨年度最佳圖書,惠特筆獎共分六 類,每一類會選出一本優良圖書,然後在六本圖書中選出一本最佳圖書, 而『琥珀望選鏡』對於平行宇宙更加深入的描述讓惠特筆獎成立三十多 年以來,首度將童書列為最佳圖書,前一年的『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 逃犯』也只能得到最佳童書而未能進為最佳圖書,今年,在台灣已經有 一段時間的奇幻浪潮下,謬思出版社開始翻譯黑暗元素三部曲,目前已 經出到『奧秘匕首』,下個月將推出最後一部『琥珀望遠鏡』。 由於整部書對於『宗教權威』的質疑是前所未有的,主人翁萊拉的父親 艾塞列公爵便是對於宗教權威絕對感冒的一個人,他想要藉由毀滅『塵』 的起源來推翻教會風紀法庭以及一切宗教權威的束縛,然而,『塵』是 否是一個不好的東西,他並不太在乎。 『塵』的發現被當做對於宗教權威的挑戰,『塵』被當成一種自然力, 會對於成人有不良影響,也就是將『塵』當成了所謂的原罪,在小孩子 的守護精靈定形後,『塵』會附著到成人身上並將原罪帶給人類,所以 萊拉的母親考爾特夫人在艾塞列公爵的勸說下成立了奉獻委員會,專門 研究如何將小孩子的守護精靈與本體分離,讓精靈的定形不會讓『塵』 影響到人,並讓人產生原罪,然而,艾塞列公爵的目的並不這麼單純, 艾塞列公爵在實驗中發現,人與自己守護精靈的分離會讓本體與精靈死 亡並產生很大的能量,所以在最後,艾塞列公爵利用萊拉的朋友羅傑產 生很大的能量以在極光中打開與另一個平行宇宙的通道,考爾特夫人得 知真相後,害怕地不敢與艾塞列公爵一同前往那一個與我們現實世界相 同的世界,在那個世界中沒有守護精靈,然而公爵堅信『塵』的起源就 在這一個世界,並要前往毀滅,所以負有使命感的萊拉決定隨著艾塞列 公爵穿過星橋以阻止『塵』的毀滅,畢竟『塵』的好壞並沒有任何人證 實。 然而,『塵』的發現讓許多宗教傳統定義面臨崩潰,所以教會風紀法庭...

【凡塵集091066】跋

0
當自我匯流到了時代的盡頭,或許許久以來的深沉與不解終於漸漸明瞭了,過去的一年多,自我地嘗試創造些許經驗與驚艷,然而有成功有失敗,當醉夢交錯之際,無情的遷求導引著無法自我明解的生命樂章,總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道衝擊著自己的改變,正如同羈絆著人生過渡的我輩之人在匆忙中難得取到休閒,夢的醒悟與奢求也該開始與終止了。 文到用時方恨少,沉浸在這許多無盡的情思中,竟不知何以下筆,卻也同時為了這一律千篇的生活所困,沒有情思以形述,沒有頭緒可憶起,總之有些倦了,但是又不想這麼棄守如此方地。 去年的六四,寫下了第一筆文章,也就開始了這一篇篇似好似壞的文章,不過最近一篇文章至今已經兩月有餘,主要是東西越讀越多,閱讀越雜,越難整理起一絲有義之語,一件事可以寫成一字半句,也可是千言萬語,這篇文章想將過去兩個月甚至四五個月吸收的東西大概地整理,也許不能如同先前文章一般詳細,卻是目前唯一能表達的方式。 最近一直在看一些有關中共長征一直到中共建國以至毛澤東與蔣介石的崩逝,大部份史料是來自對岸的隻言片語,以不同於過去幾十年來國立編譯館以外的觀點來看國共盛衰,且先撇去共黨本質,其發展與生成並不無原因,或許過去的教科書都沒有著墨太多的是這些共黨領導人的來歷,事實上許多中共領導人都是孫中山甚至蔣介石的後進與同僚,毛澤東便十分尊佩孫中山其人,他一直認為孫中山乃是中國革命的先趨,而共黨本質所提到的鬥爭,多多少少就等同於革命,當毛澤東在井岡山發起農民起義後,他便自詡為孫中山的傳人,發誓要將中國帶領到一個新境界,也因此,毛澤東並不稱自己解放了中國,只稱自己創立了新中國,因為中國是由孫中山帶領的,他只是循著他的腳步開創新中國。 反觀蔣介石,則是一介武人,並不像毛澤東一般有強烈書卷味,毛澤東能自己寫文章,能自己寫戰略,但是蔣介石則強調個人地位,為了保有最高領導人地位,什麼手段都可以,當然,毛澤東也是用盡各種手段求生存,這是人的本性,只是做法不同,蔣介石一天到晚跟汪精衛、李宗仁爭國民黨領袖,爭大中國領袖,而毛澤東知道中國自古以來以農立國,所以他強調自己必須與民眾接觸,與民眾友好,而且毛澤東讀過許多書,他能從古書典籍中尋找正確戰法,然而蔣介石只知以量制量,所以在抗戰勝利後反而遭到淮海、徐蚌會戰等失敗,當然,蔣介石也能為文為詩,只是他一直都是由陳布雷捉筆,所以大家都以為他不會寫文章,而他也不是不會戰略權謀,只是有『既生亮、何生瑜』之嘆,至於國民黨退守台灣的原因之一就是蔣介石未能以日軍教訓為自我教訓,中國之所以戰勝日軍靠的就是兩個字『游擊』,令敵無法固守一處,拉長戰線,削弱一整條戰線中各個點的平均戰力,使日軍在補給等方面無從應付,達到持久戰的效果,抗戰後,毛澤東便以一樣的方法,讓蔣介石連連攻城掠地,將兵力分散去守城,使主要戰力無法發揮,然後一一擊破,而且八年抗戰下來,人人求和日切,而且最重要的是整個國民黨部對中已經充斥了中共黨員,這些黨員長期深殖於其中,讓中共得以獲得許多情報,也就是說,中共兼顧了情報與戰略,將蔣介石打得招架不住,加上民眾大多已經厭戰,而且美軍未能在中共大舉渡江後真的出兵援助,使得蔣介石一路敗回台灣,然而,他在將總統暫時交給李宗仁之時秘密將國庫運到台灣之舉則是毀譽參半,至於他的破壞策略則似褒似貶地存在歷史之中,至於他在離開重慶前殺掉楊虎城則是痛徹民心之舉,是以親者痛、仇者快,還好張學良手握蔣介石重要把柄(蔣介石曾在九一八事變後,下令張學良放棄東北,不准抵抗),蔣介石只敢軟禁,不敢殺之。 中共建國後,面臨了一段災難期,毛澤東親手策劃了文化大革命,許多有功將領都死於此段浩劫,如陳毅等人都在這段時間中抑鬱而終,尤其最令人扼腕的就是國家主席劉少奇,在毛澤東無意挽救,江青窮追猛打之下,劉少奇以堂堂國家主席死於酷刑之下,有人便道如果此時沒有周恩來,中共恐怕就此瓦解了,當文化大革命帶動著大躍進、大煉鋼之際,周恩來與葉劍英、鄧小平等人還是走著靠近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不會為了短期目標而讓步伐大亂,以穩健踏實的方式走著他們的歷史,而即使有人說周恩來是修正主義,他也不會妄言回辨,他總相信他的想法是沒錯的,也會如中流砥柱一般支撐著國務院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他是我個人非常欽佩,甚至連蔣介石都有些佩服之人,要是中國沒有他,十年文革恐怕不會結束。 就在林彪叛變失敗之後的這幾年,歷史進入的轉戾點,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被安理會逐出聯合國,中華民國陷入一場困境,1975年04月05日,蔣介石身故,國家頓時失去棟樑,1976年01月08日,周恩來身故,周總理獨撐的大局開始瓦解,1976年07月06日,中共總司令朱德辭世,毛澤東謂曰:『朱毛、朱毛,朱已不在,毛將焉附』,1976年09月09日,毛澤東跟隨著他的對手蔣介石離開了這幾十年的廣大戰場,四位巨人的離去象徵時代進入另一個場景,鄧小平與葉劍英平息四人幫,公開承認毛澤東在文革中的錯誤,而蔣經國將中國民國帶入一場歷經十數年的國家建設,如果說巨人之死並未結束革命,那這一盤還沒下完的棋又帶領了鄧、蔣、李、江、陳、....等的無盡繼續,看到這邊,只覺得過去幾十年的教育帶給我的認識與對岸同胞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確是霹靂無邊的一場交錯,未來的交錯又將是如何,只能靜然以待了。 除了書,還看過幾齣相關的劇集,這些劇集都不可能出現於台灣媒體,我能看到實是僥倖,計有『長征』、『開國領袖毛澤東』以及『周恩來傳』,至於史料則有漆高儒的『二十世紀中國史』,東京產經新聞的『毛澤東帝國』,大陸歷史學家葉永烈的『毛澤東與蔣介石』,這些資料實為龐大,只能大略整理成上面的內容。 倒是長征與開國領袖毛澤東中飾演毛澤東的正是以『雍正王朝』聞名的唐國強,你能想像雍正皇帝能以另一種裝扮將毛澤東拌得維妙維肖嗎?在我看過的劇集中,唐國強出現在許多地方之中,最早是飾演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然後是雍正王朝中的雍正皇帝(其實唐國強當初想演的是八阿哥─胤祀),還有亂世英雄呂不韋,以及大清藥王、大明國姓爺─鄭成功(飾演南明四王的隆武帝),當然最近看過的劇集中出現最多的還有康熙皇帝陳道明,他在大漢天子裡飾演護國軍師東方朔,長征中飾演蔣介石(還特別剃了個大光頭),紹興師爺中飾演方敬齋,紅頂商人胡雪巖,夢繫秦淮多爾袞,宰相寇老西(就是寇準),還有我還沒看過的黑洞(你能想像陳道明演黑道老大大反派嗎,台灣差一點因為他的維妙維肖禁播),說起戲劇,這些劇集並不會像台灣一樣拖戲,該多則多,該少則少,三國演義共84集,周恩來傳共六集,從不因為賣座而多戲,而這些演員也是非好戲不演,唐國強前一陣子的大唐情史(飾演李世民)以及最近接下的漢武大帝就是要用漢武帝54年的歷史超越自己飾演的雍正王朝,可能有人覺得我怎麼不去愛國片,去迷大陸劇,或許應該說我很迷好的歷史劇。 整理了一些東西,這一篇文章或許是我最後一篇發給各位的信件了,從此之後,我的文章不在發布於網路上,將只放在我的網頁上,並可能很長才會寫一篇,工作實在蠻繁多的,有時還真無暇思考這許許多多,不過寫文章是個興趣,我會繼續寫下去,各位有興趣的話就偶而到我的網站看看吧。 凡塵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一時整

【凡塵集092068】商道

0
近日才剛看完韓劇『商道』,雖然之前一直對於韓劇沒有興趣,但是這一部戲卻是令我感慨萬千,整部戲是描述相當於中國清代中葉一位富可敵國的朝鮮商人─林尚沃─的一生歷事。 這部戲的好處是讓你多了解一個朝鮮商界名人,並能瞭解當時的朝鮮商界的制度以及他所要表現的商道。 朝鮮當時分為八道,到下設有州,州下有縣,級級往下管理,故事起源於西北方的平安道與黃海道,而平安道的義州便是林商沃的故鄉。而在商界方面,主管一項主要事務或者是一州事務者稱之為都房,如果總理事務超過一個州,則由一個大房管理所有都房,各都房下設有一個大行首,大行首負責管理所有行首,行首即為店長,行首下設一個書記負責帳務,最基層則為雜工。當時得朝鮮商界主要有松商、京商、柳商、萊商與灣商等商團,這些商團中以松商最為悠久與龐大,而商團的主要收入便是與清國進行黑市交易,最大獲利物品便是人蔘,而平安道的義州與清國的柵門只差一條河,所以在義州的灣商一直主宰著邊境交易,而其他商團則是定時組成商團前往燕京(北京)交易。 林尚沃原本要繼承父親的志願成為譯官,但由於朝鮮科舉制度的不公,父子都未能如願,當他父親放棄志向時,決定跟隨商團前往燕京做筆生意,父子跟隨著松商大房朴周命前往燕京,回程時,他們父子遵從朴周命之命攜帶火藥進入朝鮮被抓,而朴周命即時翻臉不認,令父子被誣為亂黨,導致父親被斬首,林尚沃成為官奴,自此,林尚沃與松商結下大仇。 幾年後,林尚沃因全面特赦而恢復自由之身,他決定放棄譯官志願,投身商界,他決定投效他父親的老友灣商都房洪太柱,自此他從銅器店雜工開始一帆風順地往上爬,在他卓越的商才下,他在本店書記鄭治壽叛逃到松商後,接任灣商本店書記,然而幾年後,灣商被松商弄垮,他暫時棲身柳商,一年後,他回到義州,開始重振灣商,灣商重振後,洪太柱將都房之位讓給林尚沃。 就在林尚沃要前往燕京交易人蔘前夕,洪太柱死了,林尚沃的傷心讓他痛下決心要成為朝鮮第一商團,當他在與清國交易獲得大利後,他擴展灣商到全朝鮮,並打垮了松商,成為第一商團,並由於他在洪景來叛亂中貢獻很大,所以開始了他的為官之道,林尚沃官至四品都以洪太柱當年給他的告誡為準則,所以在商、政兩界都受到民眾愛戴。 洪太柱給林尚沃的忠告是『為商的目的不在賺錢,而在賺取人心』,所以林尚沃的成功在於他的樂善好施與位民著想,這樣的中心原則讓林尚沃能夠在民心之中留下深層印象,也成為一種商道典範。 然而這樣的商道似乎很難對應到目前的經濟情況,在經濟蕭條下,員工與一般民眾的利益遠低於公司存活的重要性,除非在經濟能夠完全復甦下,這樣理想的商道才能實現其真實,這也是個人一直認定的商道所在,然而卻仍無力為之,只待時能我與。

【凡塵集094080】傷愁

0
曾經,在2005年的最後一天,我將2005年總結為『轉變』,但是在即將結束的2006年,我卻要將這一年定義為『傷愁』。 這一年裏面經歷了太多事情,不論是工作或者感情,不論是生活或是意想不到的許多狀況,面對了太多事情,讓自己真的覺得很疲很累。 工作上,雖然以前已經擔任了一兩年的經理職缺,但是卻沒有實際的管理工作,今年是工作生涯中第一次面對管理理論的考驗,過去,經常會看許多管理書籍,也經常表現地像是滿腹經綸,但是在理論面對實際的之後,實際卻跟不上理論,倒不是說累,而是壓力強烈,許多原有的工作被混在管理時間之中,經常游走於專案經理與主管工作之間,總是有所缺乏,在追求完美的自己眼裡,甚至有些感到厭惡與無助,不過環繞在一些專業同事之間,有時候還是覺得還算幸福,至少成就感與背後的支持可以讓自己多多少少支撐下去。 感情上,過去根本沒什麼時間去管這個問題,但是今年突然想要好好有個機會尋找歸宿,而實際上也被安排了許多機會,但是都沒有結果,四月、十月、十二月,這大概是過去需要體驗的累積集合結果,未來,或許真還未來。 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應該可以擠身上流,但是在今年終於體驗到大前研一所說的M型社會,我或許想要擠身向上,但是總覺得有些失敗,在這樣的體制下,或許還有待努力。 十二月,十二月或許是今天最令人沉痛的一個月,我收到一個警察通知,警方表示有人線上遊戲的虛擬寶物被盜竊,而根據遊戲公司的紀錄,該動作是由我的電腦進行的,但是我根本就是個很討厭線上遊戲的人,我根本不可能去碰這種東西,經過這次的經驗,他應該會被列入這一生最為痛恨的第四件事,另外三種是菸、酒、賭,酒或許比較沒那麼痛恨,但是另外兩種卻是我這一生最為痛恨的事情。 十二月,十二月二十六日,這絕對是我這一年最低沉的一天,我這一生最好的一個朋友過世了,我不知道今年結束前我還會遇到什麼事情,太多事情了,在今年最忙碌的一個月內遇到了這麼多事情,他前一陣子才剛訂婚,明年要結婚,但是卻發生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聽到事情的時候,時間突然凍結了,週遭陷入一種沉痛的情緒氛圍,過去一個月的經歷突然令人釋然了,通通不算什麼了,這樣的噩耗讓人整日無從面對,然而沉重的心情下,彷彿由淡淡的背景音樂中浮現他曾經在MSN上使用好長一段時間的一句話『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綠水青山似乎突然非常強烈地吸引我,如果不是經濟上還是有點壓力,也許我會即刻隱遁山林。 2005年的『轉變』,2006年的『傷愁』,或許即將迎接自己進入2007年的『沉潛』。 凡塵  中華民國95年12月26日  22:20  台北 發表於個人討論區與MSN Space

【凡塵集091054】天下糧倉

0
【乾隆王朝天下糧倉】 繼雍正王朝與大宅門後,天下糧倉乃是中共中央電視台2002年的最新作品,也創下了新的收視新高,由飾演劉統勛的王慶祥與飾演米河的王應楠聯合勾畫出乾隆元年的一場大災難,一場可能大家從未仔細聽聞過的災難。 自從二月河寫下康、雍、乾的三部大史後,這三代大清國的精華開始廣為人知,而在中央電視台先後製作完康熙以及雍正的故事之後,乾隆的故事由這一部31集的天下糧倉進入序幕,也重新詮釋了不同以往的民間真實面相。 在我開始說這個故事之前,先引到另一個主題,也就是先前許多人也都看過的康熙與雍正的故事,在劇中所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勵精圖治的表象,但是在真實的人民生活面中,卻不是這麼回事,然而二月河的小說事實上對於許多民間記述是有許多,但是在商業包裝下,許多民間軼聞都取消掉了,然而足足有150萬字的康熙帝國共演了50集,有130萬字的雍正王朝演了44集,那有著180萬字的乾隆王朝要如何去闡述呢,光光是一個乾隆年就用掉31集的天下糧倉,是不是他們打算將180萬字的內容分成幾個部分,或許吧。 在電視劇的雍正王朝中,雍正死於吐血身亡,但是在小說原著中並非如此,小說中的雍正是以更加悲慘的結局結束的,因為他發現被他納為妃的喬引娣事實上是他自己的女兒,在喬引娣自殺後,悲苦交集的雍正跟著他用一把剪刀自殺了,當然,這種考量是基於劇集無法用太多軼聞來偏區正史的事實,然而這也讓看過雍正王朝劇集的人似乎難以體會另一層的悲喜交集。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大概對於劉統勛與米河其人做出一點評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米河的秉性如此,劇中的米河有一種玩世不恭的為官態度,反過來看劉統勛,卻是一個心懷萬千氣度的正直之官。屏除演技不說,這裡詮釋的劉統勛是個剛正不阿的謙謙君子,而米河則是一個心直口快,腦筋靈活的聰明之人,在他們二人的合作下,破了乾隆元年的天下奇聞。 在雍正一朝的表面呈現中,許多人都以為大清國正在強盛之極,但是在民間來看,卻是水、旱災不止,遍地餓殍,而由於雍正剛愎自用的風格,許多官吏在他人的陷害下並不問青紅皂白即下苦獄,故官場是一片風聲鶴唳,而初登皇位的愛新覺羅‧弘曆卻不知道大清朝已經病入膏肓了,直到劉統勛獻上一張令人見之喪膽的圖之後才改觀。 這個故事光光草稿我就寫了四、五千字,要完成這一篇文章想必是要花費許多時間,不多說,現在開始我就說這個故事了。 邢部侍郎劉統勛(字延清)可能你不熟悉,但是他的兒子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他的兒子叫做劉墉,也就是後來的丞相劉羅鍋,劉墉在耳濡目染下當然能夠繼承其父的浩然正氣。乾隆元年,在劉統勛路經山東要回北京時,他喊出了乾隆朝的第一聲殺,在路經一處粥場時,他發現粥場的粥根本就連米都撈不到,所以他依據『筷子浮起,人頭落地』的慣例殺了沈石等數人,但是當他打開糧倉時,他看到了一個空蕩蕩的房間,這時他才驚覺─他是不是殺錯人了。 故事繼續轉到京城,大清國負責所有糧倉的主管較做倉場總督,而當時倉場總督是由苗宗舒擔任,而倉場侍郎米汝成(字滄翁)則是虎視眈眈地要取而代之,說到米汝成其人,乃是一介清官,他一生很少有過錦衣華食,而他的兒子被他關在老家錢塘的書樓上苦讀卻令米河痛不欲生,直到小梳子救出了米河,米河終於在大清國的政治舞台上開始活躍,而米汝成一生最大的幫手就要屬他的管家龐旺了,而平日幫他出謀畫策的則是他的一個女婢柳含月。 當乾隆元年的黃河汛兵送水回京時,有一位法師托了一幅畫要給劉統勛,這一幅畫令乾隆皇帝最喜歡的一幅『千里嘉禾圖』相形失色,這幅畫便是『千里餓殍圖』,這幅畫記載著雍正年間真實的民間狀況,圖中只見一片餓殍千里,死屍遍地,這讓大清皇帝驚恐地發現大清國的病已是不輕了,而獻圖的劉統勛自知此圖將讓他必死無疑,他準備了一口大紅棺材給自己,但是後來乾隆皇卻給予他查糧的重任,而那口紅棺材就成了劉統勛的行李箱了。 當劉統勛獻圖的同時,乾隆皇帝正在稱驗黃河之水,乾隆發現未來的這一年將可能會有大旱之災,他當場令劉統勛前往江南統整糧務,但是劉統勛表示必先要能一清官場多年來的冤冤相報才能有餘力讓官員負責這些事情,當下,乾隆命刑部尚書孫嘉淦為一場場冤獄平反,然而這時的乾隆也是在萬分考量後才決定要為這些冤獄平反,因為當他平反了這些人之後,也就是公開表示雍正皇帝在這件事情上的明顯錯誤,不過,為了大清的未來,他不得不肅清問題重重的冤獄問題,而在這一次平反中,一位有著極其重要的角色也官復原職了,他就是浙江巡撫盧焯。 在當前任錢塘縣令宋大秤死前將一個官秤交給劉統勛時,他根本一無所知,所以他在盧焯上任前將這個官秤交給盧焯,要他調查這個官秤到底代表著什麼事情,而這個官秤的意義卻出乎劉統勛的意料,讓整個大清的糧務之敗先開了序章。 錢塘縣的案子是由逃出書樓的米河協助盧焯破掉的,當米河在錢塘縣看到何謂秤大、斛大、腳大之後,他決定要好好地改造整個清帝國的糧務,而他並無官無職,所以他將整件事告知盧焯,由盧焯好好處理,至於何謂秤大、斛大、腳大,主要也是與宋大秤的官秤有關,在杭州知府孫敬山的眼皮底下,所謂的徵糧就是用比較重的官秤讓米的重量質變輕,然後用較大的官斛讓米的體積看起來比較小,在用腳在官斛上一踹,米就變得更結實,體積也就更小了,而孫敬山就是用這種方法將多出來的餘糧存到自己的米行以獲利,更有甚者,當漕船要送新徵的糧到通州時,更將倉中的朽米當成新米送到京城,而官倉中根本就從來沒有足量的米過,而就算有米,也都是朽米,根本無法在關鍵時刻拿出來賑災。而查案的同時發現每年有大量銀兩由孫敬山處輸給槽運總督潘世貴,然而在孫敬山死後,一切都因沒有證據而暫時不了了之。 當秤大、斛大、腳大的三大惡器宋到了乾隆面前時,乾隆驚恐地發現到,整個大清國的糧制居然被這些官吏搞得如此灰頭土臉,他下令徵求改造三大惡器的方法,這時盧焯、米河提出建議來改造,他們的方法是將官秤與秤子融為一體,不使其可以獨立,這樣可以防止有人改造官秤,然後要將官斛改成鐵制,這樣就不會如同先前木制的官斛一般被任意改製。由於這件事情,盧焯上書乾隆建議讓米河任六品官候補任用,其實,盧焯的深陷囹圄就是因為米汝成並未幫盧焯作證開脫才會入獄,所以盧焯與米河應該會因為這樣的一層仇恨而不相交集,但是盧焯卻因惜財而不這麼處置,這種作法後來令米汝成感動萬分。 而當倉場侍郎米汝成查京(城)通(州)糧倉時,他用了左突右擊之法,在途中數次改道,最後才決定要查裕豐倉,當他到了倉中之石,米汝成發現有一群人正用砂、水、石灰摻入白米,當場空出幾萬石的好米出來,而留在官倉中的卻是那些難以下嚥的劣質米,而在言談之中也發現多出來的米是由倉場監督王連升以及苗宗舒等人將利益瓜分,然而這一切卻藏有另一層危機。 原來,苗宗舒是要設計米汝成,讓米汝成反被視為倉場最大的蛀蟲,而米汝成為了隱藏事實而殺了許多小蛀蟲,於是,當晚的南新倉場發生一場血案,有人殺了十數名倉場犯人,這些犯人事前是由苗宗舒安排好在那邊,並故意讓米汝成看到,令人以為是米汝成不想讓這些小蛀蟲說出實話,隔天,苗宗舒立即參了米汝成,但是米汝成以自己的正心讓皇上相信他是被栽贓的。當劉統勛破了血案以後,一切證據指向王連升為主謀,就在王連升認罪後,他供出了苗宗舒,苗宗舒就在抄家之時自殺於門前的上馬石上。 孫敬山的巨銀已經確定是輸給槽運總督潘世貴與苗宗舒,但是在相關人等死後都已經死無對證,然而乾隆皇帝下令督察糧倉的命令令其開始膽怯,他終於開始行動,而這一行動卻挑起了一連串的亂象。由於擔心被米汝成查到通州官倉的糧米都是朽米,潘世貴派人燒了通州西倉,並且要手下誘導米汝成相信一切都是因為火龍燒倉,然而就是這一句火龍燒倉,米汝成下獄了。 由於許多孫敬山換上朽米之事被乾隆知道了,乾隆決定親自去檢查由浙江運來的漕糧,然而浙江槽船幫主白獻龍並不知新米被孫敬山換成舊米的事情,所以他自然不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令人意外的事情。每當白獻龍路過清河縣的清江浦時,他都去會辦兩件事,第一件就是去看戲,第二件事就是去找他的老相好月牙兒,而他在這次找月牙兒時,他得知月牙兒原名劉品月,他答應劉品月幫他找到親姐姐柳含月。 就在白獻龍停留的這幾天中,潘世貴命守備金大牙將陳米換成新米,但就在金大牙行動前卻有人搶先一步將五船皇糧劫走了,只不過借糧的並不是一般人,而是一排排的陰兵,這就是陰兵借糧一案。 一連串的事情總要有人負責,乾隆決定暫時停去孫嘉淦的職務,由劉統勛接任,查辦火龍燒倉案與陰兵借糧案,這時,米汝成的軍師柳含月告訴劉統勛可以從米券一事著手,由於京城的米品質極差,所以一般京官拿到的米券根本救換不到好米,所以有許多官吏都拿米券去換錢,然後去買民間的好米,而賣出的米券又被拿去賣給一些清寒的京官,再次獲利一手,所以民間的米店是為破案關鍵。在劉統勛的追查下,潘世貴果然是後面的黑手,在潘世貴被抄家後,米汝成終於出獄了,不過由於在牢中待久了,他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了。 至於陰兵借糧案,劉統勛派高斌前往清河縣查案,在巧合下,高斌找到了小刀子,小刀子母親經營著清河縣唯一的香燭舖,而前幾天只有官府的差役來買過紙錢,且由於差役趕得急,所以那些紙錢都沒有剪圓,這件事讓高斌確定陰兵的紙錢是由官府買的,而在陰兵借糧之時,他們將幾隻狗的尾巴剪去並稱說是被陰兵所剪,這件事在米河的提醒下,讓高斌了解一個追查案情的好方法,就是將這些狗找來,讓他們到處去逛,要是這些狗追著某個人直咬,就表示這些人就是剪去狗尾巴的人,在層層追查後,清河縣令李忠被抓並查獲五船的朽米,然而這時才開始爆出真正內情。 李忠說到了去年的水災,那場歷經88天的水災過後,雍正撥出的十萬石賑糧竟然無一到達清河縣,立時便有三萬六千百姓死於街頭,而清河縣七成官員竟然餓死於公堂之上,他心有不忍便私開官倉放糧,然而,雖然他救了清河縣的七萬多人,但是官倉中的糧食已然一空,為了應付乾隆皇帝的全面檢查,他只好利用陰兵來借皇糧,這樣的內情公開之後,高斌覺得情有可原,但是他的求情卻不被乾隆所同意,因為這正與米汝成被關入大牢的原因一樣,乾隆最忌諱的便是妖言惑眾之說,這些妖言正足以動搖大清國本,要是此例一開,以後大家起而傚之,將永無寧日。當李忠在運河邊被斬之時,清河縣百姓全部前來送這位救了清河縣數萬人的李忠大人,當飛天的紙錢灑落在大運河之上,我也忍不住為他掬了一把眼淚。事後,由於高斌為李忠求情一事,他立時由二品降至四品,前往浙江監督河工。 然而,恐怕米汝成想都想不到,在這一場場鬥爭中,他卻是最大的受益者,在破案不久後,米汝成如願地升任倉場總督。不過,米汝成至此已是病入膏肓,在他死前急召米河回京,米河離開前將蟬兒的眼睛托付給明燈法師,要明燈法師為盧蟬兒治好眼睛,至於盧蟬兒是誰,他是盧焯的女兒,自小就瞎了,米河一路上想為蟬兒尋求治眼名醫但都不成,所以當他不得不離開蟬兒之時,他將蟬兒托付給了明燈法師,並答應在不久會回浙江娶她為妻,然而,這是米河多舛命運的開始,當米河回到京城後,米汝成在臨死前要米河發誓娶柳含月為妻。 在乾隆朝之初,是由田文鏡與張廷玉共同執掌朝政的,不過,在二月河的小說中有提到,田文鏡是死在雍正年間的,至於孰是孰非我暫不去查,總之,接下來的劇情要假設田文鏡還活著,因為他是接下來的主角之一。 米汝成死後留給了乾隆一封遺書,當乾隆看完之後,他百感交集,是夜,乾隆聚集了各部臣工,他要要大家寫個『糧』字,在所有人都寫完後,劉統勛只寫一個『米』字,因為另外一邊的『量』字實在是重的寫不下去,之所以提到『量』字,正與米汝成的遺書有關,當下,劉統勛宣讀了米汝成所留下的兩個大秘密: 河南巡撫王士俊受田文鏡之唆使在中州以墾荒造田為名,虛報田畝,重派民間之賦稅,已是民怨沸騰 天下糧倉至少有一半是空的,或者說是半空的,為什麼呢?劉統勛隨即在殿上蓋出一座糧倉以說明此事,民間的許多糧倉就如同殿上的這一座糧倉一般,都是中空的,只有在上面有薄薄的一層米,當上面來查米之時,他們讓人站在上方往下一看,看起來都是一累累的黃黃榖食,但誰又能想到下面卻是一大空洞呢?劉統勛表示,這種糧倉稱之為雙層倉,他一往順天府糧倉便立刻證實了這種說法。刑部侍郎劉統勛隨即受命為欽差大臣,自乾隆二年元月,由河南開始丈量田畝之數並進行全國普查,並要他到浙江查看雙層倉的問題。在劉統勛出發前,他找到了米河,並將皇上賜的六品刑部主事官服交給了米河,要米河隨他一同辦理相關事宜。 一行人到了河南地界的王家墳時,米河被當成未繳田稅的人給抓住,在那裡,他親眼見識了陸九通展示河謂坐醬缸、何謂跪刀子,所謂坐醬缸便是在醬缸中裝滿大糞,然後將人丟進去活活淹死,隨後劉統勛的侍衛周鍾救出米河與小梳子,小梳子前來河南是要通知米河盧蟬兒已經復明了。 米河在開封知府馬鈴的帶領下來到槐盧,他在表面上表現出一付輕挑,對於馬鈴的宴請來者不拒,隨後,河南巡撫王士俊便前來演了一場戲,假意指責馬大人的豪宴實為不當,但是在米河讓馬鈴交出帳單後,王士俊的親自囑咐便不言而喻了,不過,在這之後,劉統勛便不在現身,由米河完成接下來的工作。 在米河告知王士俊有關醬缸之事後,王士俊立刻殺了陸九通等人以慰百姓,然而整件事是由米河誘導的,他讓王士俊順水推舟地報了自己的這一股怨氣,不過,王士俊也是別有用心的,他想用這個機會逼出劉統勛。 米河由王家墳開始丈量田地,在他丈量田地時,他發現圖上的田地根本就是一片荒地,而他看到一株小豆苗時才恍然一悟,官府在一些不毛之地上灑豆苗,一旦長出了一株豆苗,便將該片荒地當成良田,開始收稅,這便是他們橫徵暴斂的方法。隨後,王士俊派人暗殺米河時被周鍾所擒,並且在後續調查中,起出了許多稅據以及丈量資料都足以成為王士俊之罪狀。當馬玲在王家墳被米河嚇個半死後,馬玲供出王士俊下令強播豆苗之事,這時,米河利用機會逼問王士俊時卻反被王士俊拿下,直到周鍾起出尚方寶劍才令王士俊就範。 乾隆元年八月米河公務完成回北京覆命,但是仍然沒看到劉統勛其人。當劉統勛出現時,米河才知道劉統勛因為放心米河,已經先到浙江辦理雙重倉之案。 乾隆元年,天下果然出現百年大旱,乾隆在劉統勛恩求下同意讓米河回浙江協助盧焯、高斌一同進行救災,但因為雙層倉已經氾濫於浙江,所以浙江已經幾乎無糧了。而在浙江的欽差大臣顧琮更是一向反對米河的作法, 當劉統勛幫著柳含月與龐旺將米汝成遺體送回浙江途中,只見到餓殍遍野、賣子以生,一切直如人間煉獄。 對於救災,顧琮強調以保糧為先,但是他要盧焯用水車抽出一堆泥漿灌溉一法卻是於事無補,而要高斌則用僅剩的清水來灌溉也是一樣,事實上,人若渴死了,一切又有何用,所以在米河到了浙江之後,他們開始反對起顧琮的許多方法,一切以人命為先,不再是以保田為先。 當王鳳林去為白獻龍贖柳品月之時,王鳳林居然將柳品月換成了饅頭,至於柳品月以及那些被父母賣掉的孩子去了哪裡了?這邊可以窺知一二。在劉統勛一行人快到浙江之時,來到了一家米肉店,在他們懷疑著何謂米肉時,柳含月發現他的妹妹柳品月政在廚房待宰,這時他們終於了解何謂米肉,吃米長大的人所生之肉即為米肉,當這個消息到了乾隆手中之時,他發現他的乾隆元年竟是如此不順,竟是如此回天乏力。 在盧焯帶頭挖井之際,顧琮找了六個老農(八品)來開講重農務本之學,並要米河當他們的第一個聽者,不過在這種救災尚且不及之際,去聽那些重農務本之學的人正是狗都不如,所以米河給了他們一個狗耳朵去聽課,這種做法激怒了顧琮。不過,當六個老農要燒山種田之時,米河提出水土保持問題,這種做法可能會讓運河為土水所塞,由於顧琮做過河道總督,所以他還能認同米河,終於,顧琮從禹山上請走六位老農。 當此同時,正有災民抬著屍體往杭州城衝,流民紛紛要求進城找糧,但是皇上下旨只要有一個災民進城鬧事,杭州城所有官吏全部斷頭。然而,賑糧遲遲未到,唯一的希望便是洪八良的糧倉,但是洪八良卻想將糧食留到災後高價賣出。 當新任杭州知府甘大人在城外被亂民踩死時,盧焯親自出面對災民講了個故事,曾經有一家人坐在船上,但是船沉了,這時,爺爺抱住最下面的旗竿,然後疊上父親、母親、大兒子,最上面是小兒子,當船沉到大兒子之時,小兒子終於得救了,這個小兒子就是剛剛被踩死的甘大人,他說就算船沉了,只要大家再等等,賑糧一定會來,即使沒來,他也會當作旗竿最下面的爺爺,他保證三天後賑糧就到,並要與災民一起等三天,三天後糧食要是不到就先吃了他和他女兒。 小梳子以柳含月的計謀讓洪八良以為觀音因為他不肯放糧而難過的流淚,令其心生懼怕,而在米河的推波助瀾下,洪八良雖然發現一切都是陰謀,卻也不得不開倉賑民了,不過他卻要求要在城內放糧,也就是要放災民進城領糧,這又讓米河陷入困境,然而在柳含月的巧計下,又有了轉機。米河要求顧琮下令開城門,但顧琮不肯,於是米河帶領著百官去撞城門,顧琮看到他們的視死如歸,終於開了城門,但要如何與流民約法三章呢,柳含月要盧焯剪碎官袍當成流民進城領米之券,然後百官也將自己的官袍剪了,然而,毀損官袍在大清律下是殺無赦的,這個舉動終於讓流民願意聽從指揮,順利進城。然而,這一場流民事件對於米河來說,或許不那麼難忘,但是在他生命中卻再也沒有這麼精采的事情發生了,因為主導這一切的柳含月即將離他而去。 賑糧終於到了浙江,米河建議以工代賑之法,只要去運河幫助疏通者方可取口糧,在河道營把總許三金的監督下,一切都進入軌道了。 其實,當米汝成靈柩到了浙江錢塘後,米汝成遺旨米河與柳含月立即成親,但卻被米河拒絕了,因為他發現盧蟬兒懷了他的孩子,不過在流民之亂中,盧蟬兒流產了。當龐旺將米汝成的秘密遺產讓柳含月看到時,柳含月極為失望,因為米汝成的清貧一直是他的印象,他的印象破滅了。當米河回到錢塘之時,含月已經走了,她最後跳入了紅紅蠟油之中將他自己化成了一根蠟燭,因為他曾說過,蠟燭至少是亮過了,他要為米河點燃一盞未來的明燈,最後,品月、蟬兒都決定一起在含月身邊陪她,而米河的周圍也開始與他漸漸遠離。 劉統勛回到了杭州要米河去找龐旺,因為他發現了一項重大的秘密,這件是連他劉統勛都不曾知道─米汝成乃是巨貪,大清國前所未有的巨貪。這是劉統勛在查雙層倉時發現的,因為雙層倉就是他的發明,他利用這個發明攢下了許多財富,這件事恐怕只有龐旺知道,因為米汝成不想讓人知道的是就真的沒人知道了。其實米汝成早救決定讓秘密曝光,並希望米河能夠大義滅親,將他米汝成當成墊腳石躍上政治舞台,因為米汝成也了解米河不會接受此不義之財,那不如就幫助他吧。 當米汝成的帳本出世後,冊子中有一大串官員名字,其中赫然發現『盧焯』其名,然而盧焯也準備好把只拿下八個月的刑枷再戴回去,但是他希望劉統勛給他一個月把浙江的萬眼深井完成。 當白獻龍在觀音寺中找到品月時,品月仍然決定陪著他姊姊,而米河見到盧蟬兒時,蟬兒並不想跟他走,因為蟬兒告訴他,他米河之所以才無法在他與含月之間選擇,是因為他心裡還有另一個人,雖然米河極力否認,但是後來仍然證明蟬兒是對的,而看盡一切的盧蟬兒再次弄瞎了自己的眼睛。 當米汝成之事傳到乾隆耳中後,乾隆決定將米汝成開棺鞭屍,而米河破格提任倉場侍郎,銜從正二品,管理大清糧倉,命其回浙江助理劉統勛,結束後回京上任。這時,劉統勛帶著手下官員自焚以祈雨,宣示三天不下雨就點火,三天過去了,他終於點火了,及時趕到的米河對於這種荒謬的行為加以制止,但火勢已大難以撲滅。這時,天終於下雨了,然而劉統勛知道,這場雨和他們的自焚無關,該落下的雨終究有一天是要落下的。 盧焯收的一萬兩千兩銀子其實是為盧蟬兒,他想讓蟬兒在他死後有辦法自己活下去,所以才會去收那一萬兩千兩,然而,盧蟬兒似乎已經原諒不了米河了。盧焯進京後,乾隆看中他的繭手為官,他從未看過任何官員手上能有這些繭,他相信盧焯總體說來是個好官,但是這一萬兩千兩卻讓他不得不殺了盧焯,因為此例斷不可開。 田文鏡死了,劉統勛是三天內頭一個去看田文鏡的,然而他卻不知道田文鏡為劉統勛偷蓋了一座富麗堂皇的跑馬樓來陷害他,雖然這讓田文鏡傾家蕩產,卻讓田文鏡備感自在,在劉統勛發現這座跑馬樓後,劉統勛立時將房子拆了,舉家離開劉家莊。 小梳子嫁給白獻龍後,還是後悔地跑了,而米河終於發現當初救他下書樓的人才是他心裡那個人,但是小梳子也離他而去了,空無一切的米河還是獨自踏上了他的官場身涯。而後,米河掌管了皇家糧倉28年之久。 劉統勛主管刑部事務,積勞成疾,殉職任上,而後劉墉隨著登上了政治舞台,成為一代名相。 至於高斌,由於得罪了六位農官,再次降職,此後留在江南。 一幕幕的由彩轉黑中,追憶著乾隆元年的這一場無情旱災,而在天災之後,由雍正王朝留下的許多人禍都深深地刺痛著乾隆的心,雖然天下糧倉劇集結束了,但是糧倉的問題卻繼續困擾著大清王朝十年、百年。 花了四個多小時終於將文章整理完了,重新回味一次劇情雖有更深一層的體認,但是在體認的背後,更是令人鼻酸,雖然現今天下沒有了這些糧倉,但是人們的利益爭奪卻移轉到了其他地方,這種私下的無情深深打擊著一個國家的存往,何以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便是此理,我們的國家是否在我們看不到的深處有著這些令人恍然未知的危機存在,才是我們要思考的。 凡塵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凌晨零時

【凡塵集094081】沉潛

0
光風際會多少年,一朝塵封遙天邊, 雲雨乾坤回眸看,沉潛往過匿深淵。 上一個年面臨許多抉擇,也該開始回應了,過往都太鋒芒畢露,很多事情都在無意間影響他人,移情他人,在此同時,有些斷章取義的結果總是發生在無意之間,這一年,該開始思考過往陰影造成的錯覺,導正那些錯覺影響的直覺,或許沉潛是最能表表自我目標的形容詞。 任何一個管理者都不希望員工無的放矢,以往都以為所謂的衝突性建議可以改進公司,但是在台灣的企業環境中,衝突性建議可能會被當作員工故意與公司唱反調的意圖,並且在其中斷章取義,所以在任何建議上必須避免衝突,避免有被斷章取義的可能性,所以任何建議必須再三斟酌字句行間,雖然有人說建議不要用Mail之類之方式留下證據,但是在我的觀點裡,以說話方式提出的建議一般不會被過於重視,出現在公眾Mail裡面的字眼才是強迫面對的現實,然而非必要的建議似乎可以不用提出,過去自我曾經提出太多非必要的建議給公司,很多事情其實與我無關,也不應該與我有關,經過幾次斷章取義的經驗,防止任何可能被放逐到不當圈套中似乎是目前的第一目標,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就是說要有更深沉的心機才能處理更上一層的商業政治局面。 過往一直對於自我的收穫並不滿意,仔細觀演,似乎沒那麼有虧待的意味,在大前研一提出的M型社會理論中,由於顧主一直以景氣將會好轉為由不予立即加薪,所以實際上許多人的薪資水準都停留在景氣不佳的水準,而這些人都被排除在中產階級之外,以個人來看,暫時停留在中產階級似乎還是一種幸福,但是如何突破似乎就是要仔細思維的地方,薪水只能養活自己,要養活更多人以及更多的生活需求,似乎就要靠別的,一直以來所遇到的公司似乎都不太會用股票來吸引自己,所以在個人想法中,用一些可以額外得到的外快,例如寫文章似乎就是一個方向,但是我還在思考自己的寫作方向,另外在無法取得外快的情況下,也要在社會知名度上有所加進,目前自己似乎還不是一個夠有知名度的角色,所以在兩三年內躍升自我知名度也是另一個考驗,雖然這與沉潛有所衝突,但是也要開始進行了,因為預計我的2008年應該會是以『躍遷』作為新的目標,所以接下來的沉潛將是充續能量的前哨目標。 社會發展至今,許多過去以為可以順利發展的人生規劃都在舊有經濟理論一一崩潰的現在漸漸失去價值,許多經營理論日日翻新,每日每月都有心的管理理論發表,從A到A+、藍海策略、長尾理論、六標準差、M型社會、...,這些都是非常象徵性的管理理論,但是在資訊傳遞的一日千里影響下,要控制這許許多多的經濟管理基礎似乎都必須每日每日地虛心改進,並且不斷學習,過去這一年,我的學習有點荒廢了,新的這一年,將會加強這方面的相關經驗與吸收,獲取更多的外部經驗,並實際地放到自我經驗裡面,過去一年的實戰經驗已經證明前幾年學到的理論不一定可行,所以需要更符合現今理論的經營管理理念來應用於實際面向。 沉潛的另一個目的是希望自己能夠將剩下的最後時間用一些在個人自我的長遠人生規劃上,在去荒廢時間於全然工作,似乎將會使自己的未來得到更多遺憾,情感、健康這兩個大方向都將是需要解決的一大問題,尤其在好友驟逝的影響下,這許許多多的問題覺對都是未來將要好好面對的課題,畢竟生命只有一次,過去荒廢了,至少現在不要荒廢。 沉潛已然發端,生命將何以前進,只能靜靜期待了。 凡塵  於  95年1月1日凌晨0點40分 並發表於MSN Space 2007/1/1 上午 12:39:36

【凡塵集093072】歷史的陳跡

0
我沒投票 所以我沒資格說誰對誰錯 只是整個流程很像在看小說 甚至可以拍電影 以下我『儘量』以旁觀者的角度看這一次選舉 我想這次最大的贏家不是陳水扁或連戰 而是背後那些組頭 大多數的人都押錯寶 這也是許多人懷疑的原因 如果這些黑道組頭真的操縱了這次選舉 那是不是所有投票者的心情與當初都會與一樣 這次選舉如果真的是組頭操縱(我當然是假設) 那選舉公正公平嗎 或者說『民主嗎』 依照這幾天觀察的國外反應 許多會關心台灣政治的華僑或者大陸人大都認為這是某種形式的苦肉計(當然,我傾向這一點有些荒謬) 而CNN及至目前的民調顯示截至目前為止 國際大致觀點是『這次選舉並不公平』 (網頁:http://www.cnn.com/POLLSERVER/results/9788.exclude.html) (此時此刻是60%認為不公平) 不過CNN的投票有盲點 因為綠營的投票者大都偏向中下階級 而藍營則偏向中上階級 會到CNN看新聞並投票的可能會以藍營居多 所以只有參考價值 然而過去五十年來的民主是否每一次都會有誤差 而且誤差也不會太小 所以在只有0.24%的差距之下 這是非常有機會『依法』以驗票翻案的情況 只要證明其中15000票計錯(每個開票所一張就夠了) 結局就翻過來了 如果今天差了十萬票 那他們收拾回家算了 不用被人當暴民了 3/19晚上 當藍營所有的人要去探望陳呂時 通通都被拒之門外 他有時間接見競選幹部 但是並沒有時間接見藍營首領 也算是一種競選語言 當然藍營的關心也是競選語言 我相信絕對不真心 這次刺殺行動很多人說是陰謀論 這一點我倒不贊同 多數台灣人是看不懂這些高層的政治語言的 如果是在美國 則我相信這是陰謀論 幾十年前 約翰甘迺迪的死就普遍充滿陰謀論 但是大家似乎只知道到這裡 後來甘迺迪的弟弟出來競選就在投票前被一槍打死 這就蠻明顯是陰謀論的證據 然而台灣不會發展出陰謀論嗎 我相信很快就會有了 美國人嘴巴上很民主 但是骨子裡卻有強烈的種族及政治歧視 先不管黑人與白人的紛爭 光是民主黨與共和黨的紛爭就相當激烈了 當初高爾敗選時 他在第一時間要求重新驗票 雖然後來還是輸了 但是也十分甘心 然而台灣民眾卻少了一些民主素養 所以才會有這些爭鬧 就如同當初許信良講的 我的政治理論絕對與歐美同步 但是台灣人似乎聽不懂我的理論 所以當時他的得票數非常少 而是由民親兩黨爭天下 回到驗票動作 長久以來連民進黨都無法改善開票流程 這次重新驗票應該對於以後選舉的謹慎度是正面上的幫助 然而南北分裂的原因主要有幾點 第一、有人主動挑起了族群分裂,我相信是由李登輝起頭,陳水扁接報棒,而國親在政治上總不能說不反擊,所以分裂越來越嚴重 第二、中南部人長久以來受到重北輕南的政策影響,當南部有人當了總統,而且這位總統重南輕北,那南北的分裂當然更加嚴重 第三、是國際化問題,台北市中國民國首都的資源被大量運用在南部縣市,這是一種資源公平與平衡倒是事實,但是首都資源的抽離卻使得國際競爭力有相當的影響,而國際交流問題是身在中南部人所不能體覺的 第四、我發現所有人都領有中華民國身分證,但是通通稱自己為台灣人,很多人忘記自己是中華民國國民,這也是族群分裂的原因之一,還有人說台灣要由台灣人來管,不要由外省人來管,要是沒有這些外省人,台灣現在還是日本人管,如果覺得中華民國四個字可恥,大可以宣告取消自己的國籍 第五、很多人不喜歡偶像崇拜,感覺上陳水扁已經有點被當成當初的蔣中正,是開國元勳,我個人尤其厭惡曾經有某人說:『孫中山在法律上不是中華民國的國父』,這也許是事實(當初是一紙行政命令),但是這句話似乎就是說,中華民國國父另有其人,所以很多人並不反對陳水扁的政策,但是從骨子裡不喜歡這一個被過度崇拜的人 也許上面主要是說綠營把族群分裂挑起 但是綠營確實是改革的主力 很多結果都是由綠營製造產生 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勝選 而且這也是民主的一種進程方式 要是沒有這樣 很多改革是很難進行的 這些都是手段 也不是絕對的罪惡 我很贊同陳水扁的一些極具魄力的改革 例如厲行精實、反貪污甚至是教改 我都很贊成 不過老人年金之類加重納稅人負擔去取得老人選票的行為則有些鄙視 (如果國家有多餘的錢可以回饋給國民,那老人年金又何妨) 陳水扁個性太過於有魄力 所以很多時候 他的行為會容易激怒一些對手 尤其是中共 我的觀點是 台灣目前還沒有實力去對抗中共 中共目前對台的戰略中有一種叫做超限戰 這有點類似我吐一口口水就可以把你淹死之類的戰略 大陸的戰力足以用人力物力消耗的方式把台灣的空防消滅 只要出動與愛國飛彈相同數量的『老舊』戰機就可以把防空武力消耗 然後用人海戰術登陸到適當地點 就可以在七天內佔領台灣 經過許多台灣專家分析 的確是如此 只是 大陸目前也不想打這個仗 但是他也算是國際強國 總不能說他怕我們這個蕞爾小島吧 如果回歸到防禦性公投 這個公投我贊成 但是他被當成選戰的一部份就不好了 而且採購防禦武器的預算早就通過了 也都要買了 要是國民不贊同呢 公投對於國家是有約束力的 只要人民說不需要 國家必須依照人民意願把該筆預算刪除 然而這樣的公投有意義嗎 綜觀一些過去國際公投的題目 1990年─斯洛維尼亞:公投『國家主權獨立』 1991年─立陶宛:公投『脫離蘇聯獨立』 1995年─加拿大:公投『魁北克是否獨立』 1996年─日本:新瀉公投『反對興建核能電廠』 1996年─日本:琉球公投『反對美軍基地』 1999年─東帝汶:公投『獨立建國』 1999年─紐西蘭:公投『減少國會席次』 2000年─法國:公投『總統任期由七年縮短為五年』 以上都有實際意義 而且都有歷史意義以及時間意義 例如立陶宛的獨立是在蘇聯民主化之後進行的 而改變國會席次等等也都已有訴求目的 當台灣的兩個垃圾公投題目一出來 了解其中意義的恐怕會發出會心的一笑 第一個題目,政府已經決定要做了,還要人民投 第二個題目,中共則很明顯地表示不與贊成台灣獨立的總統談判,那一旦人民要求與中共談判,陳水扁是不是要公開放棄台獨思想 除了這些題目 我倒贊同政府公投『核四是否興建』 而且我今天凌晨找了許多國際媒體資料 『連戰要求驗票』登上各大媒體的頭條 而『公投失敗』則只有英國BBC有在第一時間提到 所以說 『中華民國第一次公投,全世界都在看』 全世界真的都在看嗎 不管何時重新驗票 我相信多驗幾次都還是陳水扁擔任中國民國第十一屆總統 但是四年內他應該沒有辦法推動成為『台灣國』第一屆總統 在許多民主先進國家 黨魁不得擔任國家元首是普遍的認知 黨魁擔任國家元首就可能會以黨治國 所以前一陣子南韓總理因為行政不中立被把罷免下臺 台灣過去的確是由國民黨黨主席治理國家 但我實在很不想看到民進黨主席也在治理國家 總統應該中立 甚至不應該為同黨候選人助選 當然 為自己助選是無可厚非的 然而陳水扁曾經說 內閣制的總統權力太小 這樣的總統有何意義 所以提倡總統制 當初袁世凱就事先解散國會 然後改內閣制為總統制 並修改法條 將總統任期改為十年 然後大家就知道了 然而查過歷史後 袁世凱當初的確這樣就滿足了 當皇帝是被他兒子陷害的 台灣一向以美國馬首是瞻 美國總統是總統制的 但是美國民主比台灣進步幾十年 總統制可以實行 要是台灣實行總統制 陳先生是可以不受拘束地宣佈『台灣獨立』 以上都是我的假設 陳水扁的政治智慧我相信是很高明的 說到連戰 所有人都說他是敗家子一個 我完全同意 他有沒有能力治國 我相信是『沒有』 我只能寄望他的幕僚能幫他治國 誰都不能否認 國民黨的人才絕對遠多於民進黨 整個國家的人才幾乎都在國民黨(當然,有一些在親民黨) 以學歷來看 連戰─政治學博士 宋楚瑜─政治學博士 馬英九─法學博士 陳水扁─台大法律系 呂秀蓮─法學碩士 所以一般都說民進黨是草莽英雄 就是因為人才都在國民黨 當然 人才這幾年也漸漸到民進黨了 (當然,學歷與治國無關,但某些專業就不是經驗可以學到的) 至於宋楚瑜 你說他有沒有貪污 一定有 百分之一千有 只是他貪稍微多一點 至於陳水扁有沒有 一定也有 要不然競選經費哪裡來 總統薪水一年也才不到一千萬 然而許多人會支持宋楚瑜並不是不知道貪污之事 而是願意相信他的治國能力 你貪走10億 但是幫國家創造了1000億 那就無所謂了 如果四年後捲土重來時 由他當總統候選人 我相信聲勢一定比今天還大 不管誰上了 今後要注意的是 南北已經分裂了 政治上也會進入比以前更不妥協的情況 會有更多在野黨的杯葛以及反對 甚至在這些落敗後 今後的國民黨真的就一步步脫胎換骨 下一次選舉 不管是選什麼 泛藍陣營應該會大勝 泛綠應該有小輸 人總有反省心 也希望這種政治競爭能夠讓台灣更好 而不是讓台灣再苦四年 不過很明顯地 在國際進軍大陸的這一仗中 由於陳水扁的當選 未來四年應該會更感艱辛

【凡塵集094079】轉變

0
很久沒有大放厥詞了,工作的轉移,工作的繁忙都再再把自己的時間壓縮再壓縮,在2005年的最後一天,也該總結一下今年的喜喜樂樂。 離開了工作四年半的公司,感覺很失落,而離開所導引的開始也讓自己更沉重,經常會去思考自己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是否到了自己喜歡的環境,然而這許許多多的可能總讓自己無法確信自己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工作環境,比較分界,過去在系統整合公司裡,許多技術開發工作根本辦不到,但是對於單純技術支援的樂趣卻有某種程度的滿足,與人與客戶與原廠的溝通都再再使自己充分收穫,然而越來越商業化的頭腦是不是已經開始讓自己的技術思維漸漸式微,或許吧。 新公司的工作與過去截然不同,但是卻也更加繁重,過去的工作只是單純的單一產品技術支援宇產品經理,現在進入研發公司之後,為了因應走向,幾乎是在做全方位的產品經理工作,從Pre-Sales、Project Management、Progream Management、Product Managament、System Engineering、Customer Service一直到Technical Consultancy都在工作範圍內,而且還是其中某些工作的主管,確實有樂趣,但也有失落,只是感受到這樣多的工作到底帶給自己什麼?經驗?技術?其實在現實裡,還是最注重金錢,前再多也花不夠是很現實的事情,而立之後,卻是一無所成,未能留下風風雨雨,未能留下點點滴滴,似乎是自己很難釋懷的沉靜,而外界太多的誘惑也讓自身有些不知所措。 離開舊公司主要是覺得自己未被重用,但是卻也發現自己在被重用後有點感到這不市我自己快樂的歸路,而是日漸沉重的負擔,當然在舊公司是否會被重用也不得而之,即使離開超過三個月,還是在繼續支援原公司,或許現在回去身價即刻倍漲,但是是否又會走回回頭路,或許有一點點誘惑,而人生第二次有機會程力公司的機會也還在吸引自我,第一次是同學要我成立一家網路軟體公司,開發Linux Cluster系統,不過當時有一些外在因素讓自己原本躍躍欲試的心有點退縮,然而這個經驗讓自己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對於管理的不足,對於市場的不足,也開始對於管理下了一些研究。 然而這一次是卻確實實要去成立一家電信服務加值開發公司,但是在兩年的研究後,許多事情都更加明朗了,這家公司的資本額不夠多,這家公司的潛在市場不夠大,更重要的是目前的公司暫時給了我一個更大的願景,然而這一次並非放棄,而是觀察在新公司是否有機會成長,是否有機會學到更多的事情。 截至目前為止,許多跡象看到自己可以開創的視野,但是這樣的視野似乎不是自己想去開發的,卻能獲得許多利益,利之所圖是否讓自己有足夠的動力去做還在未定數,但是肯定不是我喜歡的方式,然而時代創造英雄、英雄創造時代,現在看到的自己是被創造出來的英雄,但是我多麼想創造時代。 自己也夢想著一個理想的時代,許多事情都在自己的思維下可以順利運行,可以好好發展,然而那似乎是烏托邦,是桃花源,現實下的台灣真的有機會成為我夢想的時代嗎?隨波逐流的下場是不是被香港的商業發達淘汰、被大陸的人力資源淘汰、被日本韓國的科技人文淘汰,台灣,或者我比較喜歡稱之微中華民國,的路究竟在哪裡,我的夢想是不是中華民國可以走的路─軟體開發。 2005年是人生變化最多的一年,正式邁入第31個年頭、得到人生第一個經理職、得到第一個百萬年薪、人生中第一次的轉換工作、間接導致人生第一個工作公司崩潰,這是我根本想不到的一年,也是悲喜交錯的一年,一場場的錯愕令人無法承受,一段段的經歷讓人無法接受,或許是自己多愁善感,或許是一種無病呻吟,人生還不夠,還缺乏一些事與物,也缺乏一些想要的快樂。 這是沉痛的一年,在最後的幾個小時,期望未來可以擺脫一些東西,可以放掉一些東西,或許憧憬是一種動力,或許這樣可以開創未來,或許吧。 凡塵 2005.12.31. 21:53 筆

【凡塵集090008】Tom Clancy

0
以前寫過一些有關他的小說的文章,這邊重新整理一下,整合在一起,湯姆克蘭西 的小說一直有著很多的忠實讀者,只要新書一出,立刻登上暢銷書榜首,但近年來 其小說出書量慢慢減少,可能是他另外開了一家紅色風暴的遊戲公司讓他有所分心 吧,市面上有名的Rainbow Six系列遊戲便是紅色風暴公司的作品,而其後的CS則 都是參考這一作品而來的,湯姆克蘭西的小說分兩類,一類是軍事小說,一類是軍 事知識類,中文版是由星光出版社負責出版,不過一些比較新的書都沒翻譯,不知 是不是星光出版社的內部問題,這邊大概列出其出版過的書籍列表: 英文書名        英文出版時間        中文書名        中文出版時間        冊數 The Hunt for Red October       ...

【凡塵集090018】文選

0
******************************************** 標題: 【文選】李煜  虞美人 時間: Fri Jun 11 02:41:43 1999 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 標題: 【文選】李煜  相見歡 時間: Fri Jun 11 02:44:15 1999 相見歡  李煜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  相留醉  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 標題: 【詞選】李煜  相見歡 時間: Fri Jun 11 02:46:06 1999 相見歡  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 標題: 【詩選】張九齡  感遇之四 時間: Fri Jun 11 03:01:24 1999 感遇之四        張九齡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佳客,奈何阻重深。 運命為所遇,循環不可期。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蔭? ※ 張九齡遭逢貶謫,以此抒發己志,並言懷才不遇,感嘆世人 不知丹橘果實甘芳,綠葉成蔭,只知世俗的桃李之林,慨然 一世,意味深長。每見此詩,總覺萬分焦慮,只能告訴自己, 運在人定,人定勝天!! ******************************************** 標題: 【詩選】李商隱  錦瑟 時間: Sat Jun...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