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家

0
458 瀏覽人次

浪子回家

2022.03.12

周神助牧師


因著台北靈糧神學院的喬老師的最新分享影片,分享浪子回頭這本書,讓周牧師有些感受想改一下原本的題目,換成浪子回家的主題,這個題目也讓她對於自己這一生的經歷感受有所呼應


  • 首先觀看喬老師的喬’s書房的最新影片,介紹了盧雲的浪子回頭這本書,描述林布蘭畫作怎樣啟發了靈修大師盧雲,讓他反思自己的一生其實就是一場回家的旅程
  • 相信很多觀眾朋友對盧雲都不陌生,雖然他在1996年就離世,可是他對整個基督教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盧雲他1932年在荷蘭出生,在1957年的時候也是他25歲的時候按立成為一位神父,他曾經任教在美國的聖母大學耶魯大學和哈佛大學,他的作品已經被翻成22種語言,其中中文的有40多本

林布蘭的浪子回頭

  • 而這幅畫的作者林布蘭也非常有故事,林布蘭是17世紀荷蘭最重要的畫家,年輕的時候意氣風發豐衣足食,踏上人生的頂峰可是街二連三的打擊導致他幾乎破產,妻子過世,兒子也過世,到了晚年的時候他畫了這一副浪子回頭
  • 盧雲是怎麼樣看這一幅畫?他在1983年的時候第一次去到法國的方舟團體的時候他當時剛剛結束了在美國的巡迴演講,他說他精疲力竭,非常偶然的他看見她一個同事掛了一副浪子回頭在辦公室的裡面,這幅畫就深深的觸動他,而在1985年,當他離開哈佛的時候已經決定了他要去多倫多的黎明之家,有人邀請他到俄羅斯去旅行,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太好了,我可以去聖彼得堡觀看這個畫像真跡,他在1986年就來到了這個藝術館,他一共去了兩次觀看了4個小時,因此他到多倫多黎明之家的低件事情就是把這一幅浪子回頭的複製品掛在他的書房裡面,在黎明之家它需要做很多家務並照顧智障人士,這期間在1994年就寫了這本浪子回頭
  • 回到林布蘭的畫,他的畫作都比較暗沉,但他的光線會打在主要訴求的幾個主角
    • 父親
    • 小兒子
    • 大兒子
  • 盧雲首先切入小兒子這個角色,他把小兒子跟林布蘭本身作一個對照,在1634年也就是他28歲的時候,他娶了一位富家千金,當時候也是他作為畫家人生的一個高峰,他在1635年畫下了他的第一副浪子的畫作,而這個浪子的畫作的主題居然是叫做妓院浪子,他畫他自己跟他的妻子好像是在妓院的一對男女,他誇耀自己,他高舉酒杯輕觸這個女子,用驕傲的眼神回頭一顧,好像在說我就是浪子,這個也是浪子回頭,可是那個回頭只是很輕蔑的一個表達

林布蘭 妓院浪子

  • 他的自畫像非常多,所以你就可以看到,他從年輕非常的俊美而且非常的驕傲,然後漸漸到到中年有點頹唐,直到老年,經歷他妻子的過世,他的兒女陸續的夭折,他的第二任妻子也過世了,最後只剩下一個第二任妻子給他生的女兒陪他到最後,所以到了1969年的時候,他63歲的時候,他有畫了第二個浪子主題的畫,就是我們今天這個浪子回頭,所以真的很多人都說這幅浪子回頭其實就是林布蘭一生自己的寫照,聖經的經文中間路加福音說

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

  • 當盧雲看這幅畫的時候,他對照他自己的內心,我究竟是屬上帝的,還是屬這個世界的,他發現他自己裡面仍然充滿了對名利、計較、得失、自己是不是孤單、害怕被冷落等等的心態,仍然存在在他的裡面,他常常為了確保自己獲得非擁有不可的東西而掙扎,其實這就是一種離家離家就是忘記自己是神的愛子想要在世界或別人身上找到答案,他認為離家就是離開了真理,這個真理是什麼,就是我原本是有說歸屬的,可是呢我們在神的愛子的這一個身分中出走的時候我們就會陷入到很多自我的困惑的裡面,他同時講到了小兒子如何歸家,他說這個圖畫的裡面
    • 那個小兒子是光頭,好像是一個囚犯,他的榮耀被剝奪,沒有外袍,穿著破舊的涼鞋
    • 可是呢,他腰間仍然別了一把劍,這是一個貴族的象徵
    • 他離家越遠就任憑世界百物
  • 盧雲思考他自己常常看看見別人成功,他就想這些人只不過是討好別人成功,他自己失敗他就記恨
    自己成功,又害怕別人記恨,他不覺得誰是真正關心他自己的,這個時候世界就變得陰暗成了迷失的人,當浪子開始回頭的時候,其實歸回的道路也是一條不容易的道路,因為他會在想

    • 父親很嚴厲的待他嗎?
    • 可以真正地接受赦免嗎?
  • 他最後說我可以做一個僱工,盧雲就在想為什麼小兒子選擇說我可以做一個僱工呢?
    • 僱工其實可以保持距離
    • 恢復兒子的身份反而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 我們知道,這個父親後來是給孩子穿上外袍,戴上戒指,恢復他兒子的身份,他說其實恢復兒子的身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
    • 做僱工可以跟父親保持距離
    • 可是做兒子卻要去做父親要他做的事情
  • 接著盧雲就把目光挪移到這個大兒子的身上,大兒子在這幅圖畫出現的時候,其實是非常特別的,因為在福音書裡面,大兒子其實是遠遠地聽到他的弟弟回來,而在這幅畫的時候,林布蘭特別把大兒子也放在這個裡面
    • 目光冷峻
    • 置身事外
    • 父親是張開雙手可是大兒子卻是雙手緊握接納他所看見的
  • 盧雲回顧林布蘭的一生,林布蘭也曾經非常的冷酷,他的傳記的作者寫說,林布蘭其實非常自私蠻橫而且喜歡記仇,盧雲觀看著一副畫的過程中間,有一天他的朋友忽然跟他說,盧雲其實你也很像大兒子,盧雲就思想
    • 他自己他的確是長子
    • 從小做模範
    • 他忌妒弟弟妹妹可以任意而為
    • 他常常為受讚美而盡責
    • 重擔壓他的肩頭
  • 很多時候我們都知道大兒子也是迷失的,雖然大兒子沒有離家出走,可是大兒子的裡面同樣也是失去了做兒子的位份,他常常抱怨沒有得到應該得到的,許多的怨言都在他的心中,他特別記錄了經歷車禍,有一個瀕死的經驗,而在他即將面對死亡的時候,他意識到他不能存著怒氣離開世界,那他什麼怒氣呢,他發現他裡面的怒氣就是,覺得他父親愛的弟弟比愛他多,其實他跟母親較親近,然後他的父親因為希望他讀法律,他沒有讀,所以好像父子之間還是有一個隔閡在那邊,結果她在車禍的過程中間,他爸爸從荷蘭跑來看他,他醒過來時看見父親在床前,他禁不住就跟他父親說了很多的話,他謝謝他的父親,他其實很愛他的父親,他抱歉他覺得爸爸愛弟弟比較,可是他爸爸只是會心一笑,他爸爸可能心裡有數,知道他這個兒子一直覺得爸爸是偏心的,所以盧雲在他這個車禍的過程中間,他也重整了他跟他父親之間的一個關係
  • 第三個觀察點,就是這幅畫裡面的父親是一個半盲的老者,林布蘭在畫這幅畫的時候,其實自己也已經非常老邁,他的外在的光輝黯淡,可是內在有一個生命的光輝,這是一個愛的光芒,林布蘭自己經歷了兒女夭折,兒子中年過世,他有一個屬於父親的傷痛
  • 父親伸出兩隻手來迎接小兒子的時候,他們特別觀察到,這兩隻手一隻是男性的手,一隻是女性的手 似乎表達了上帝對我們這些屬於他的兒女是有一個剛陽的一個力量,也有一個陰柔的安慰
    • 陰柔的安慰代表對小兒子歸家的接納
    • 剛陽的力量支持小兒子能夠繼續前行
    • 父親所穿的外袍好像一個拱門歡迎回家的記號
  • 最後盧雲在它1987年,距離他按立神父30週年的時候,他心靈再一次進入黑暗期,自己退休有一位女士來看他,對他說不管你是大兒子還是小兒子,你受召其實是要成為一位父親,你一輩子在找朋友找人的關愛、賞識、肯定,你的召命是要成為父親,最後他花了一年半的時間終於找到他生命中,父親的這個職分,他深深地發現他蒙召就是要為別人帶來祝福
  • 我們看見盧雲的一生其實就是一場回家的旅程,他一生在尋找的就是一個歸屬,在像耶魯哈佛他對應的是最聰明的頭腦,可是他去到黎明之家他對應的是智障人士,其實他一直在找一個歸屬,他的最後一本書就是尋找回家路,哥林多後書5章說

我們原知道,我們在這地上的帳篷若拆毀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造,在天上永成的房屋,我們在這帳篷裡歎息,深想得那從天上來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見的時候,就不至於赤身了,我們在這帳篷裡歎息勞苦,並非願意脫下這個,乃是願意穿上那個,好叫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

  • 保羅說,我們在地上是一個帳篷的生涯,而永恆的房屋是在天上的房屋,在希伯來書11章也說道

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

  • 我們的人生的確是一場旅行,到處尋找一個歸屬,可是我們卻忘卻了,我們其實是有歸屬的,我們是屬於上帝,我們是屬於這位永恆之父,當我回到父的面前,我們就知道他已經在天上為我們預備了永恆的家鄉,在盧雲的生命中間,他看自己如同浪子回家一樣,好像重新在上帝的懷抱中,唯獨上帝對他的肯定,愛子的身份是他真正的歸屬,而他的人生也是一條回家的道路
  • 喬老師的信息到這邊,接下來周牧師回應了這信息對自己的一個呼應

  • 我們看見教我們人生的你們遭遇很多很多的事,但是我們看到神要讓我們真正知道怎麼樣回家,回到天父的家,神的家,甚至也是回到我們肉身父母的家,而這旅程有時候會覺得好像很遙遠、很陌生,但其實我們也可以感覺到其實是很近的,對浪子來說,當他真正要回家的時候,沒想到是這樣的近,近到一個地步,他靠近的時候好像有一點不大敢往前走,是父親跑過來抱著他連連跟他親嘴
  • 20年前我們開始一個合一個旅程,在以色列遇到戴明恩牧師,他是埃及人也是個心臟科醫生,他娶了一個加拿大的家庭醫生,後來到了加拿大就不做醫生,並帶來了一個合一的旅程,當他來到台灣跟著周牧師一個城市一個城市一個一個教會進行合一的旅程,20年前228在林口體育場有個121小時的禱告會,從此之後,跟香港與中國開始了合一個旅程,最後發現大陸不適合聚會,最後落腳在香港,要籌備一個聚會時,有個香港機場展覽館CEO是籌備委員,那個場地有點大又貴,但後來他說神早就預備要在這裡聚會,根據這位弟兄的經歷,將這次聚會取名為回家的聚會
  • 因為周牧師是色盲,所以他對美術和畫完全不懂,所以不可能跟盧雲一樣去看畫,但藝術的力量與影響力是很大的,有位從事藝術工作的姊妹常來找周牧師,常常來哭訴一些生活上的辛苦,並說周牧師是他的屬靈父親遮蓋,周牧師一直有點排斥,但一年多以前有一次在約珥靈糧堂講到,先知團畫了一幅畫並題詞給他,後來過了半年,周師母發現這裡面的字要仔細看,周牧師一看發現,這裡面說到他有個乎召,要召集一些藝術家,透過連結讓這些人回家並帶來很大的影響力,這一年多以來不斷禱告,一個多月前召聚了五六十個藝術家,周牧師說講這些事要告訴我們,當我們看到一幅畫、一段聖經,我們可以不斷地回想與思想這一切,都可能帶給我們很大的影響
  • 回到今天的主題,不管是浪子、大兒子或父親,都跟我們有關係,我們很多時候都像浪子一樣,周牧師分享自己在生命的早期就是個浪子,雖然沒有離家出醜,但他在家裡充滿忌妒,覺得爸爸媽媽看哥哥心肝,看妹妹寶貝,看自己是盲腸,好像那個家不是自己的家,喜歡不在家,當他考上彰化中學,也是個浪子的旅程,這段時間內不要問他考是幾次作弊,而是要問他考是有幾次不作弊,甚至雖然每周去教會,但他並不知道自己是神的兒子,這就是離家
  • 即使是盧雲,這麼令人佩服的人,都覺得自己是浪子
  • 周牧師的浪子回頭是在八七水災那時,高中畢業後靠神的恩典考上了大學,八七水災前一周,他參加了一個夏令會,因為八七水災回不來,後來跟一個同鄉住,問他要不要去校園團契,在這段時間他和一位牧師住同一間房間,團契聚會中其實他也聽不太進去那些信息,有一次他白天累了在裡面睡覺,牧師剛好回來拿東西,周牧師嚇醒了,因為在記憶中,他應該要被罵了,但牧師卻說對不起,把你吵醒了,那時候他醒了,再去聚會就可以把神的話聽近心理面,但他還不知道甚麼是做神的真兒子,所以開始認真讀聖經,
  • 而這時候也開始變得像長子了,像長子希望做好,來討父親的喜悅,但牧師說當時就像是『立志為善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但他還是努力不斷成長,由組員、小組長、團契主席到全台灣大專團契團的主席,也了解到神可能要讓他做傳道人,所以想要把事做好,再做傳道人,但在過程中有很多事都辦不好,要辦好活動,要好好當兵,但都辦不好,當完兵相回田中做見證,但後來因為很多事情都做得不好,一直到清華大學張明哲將他從國中的教職中叫來當傳道人,並不是像自己想要的因為有好表現才當傳道人,因為神說這是恩典,浪子可以回頭是恩典
  • 在過程中,真正知道自己是在慢慢學習當兒子,知道最寶貴的身分就是神的兒子,忘記這個身分就是浪子,就是離家出走
  • 當我們珍惜這個身分,這個身分是怎麼來的,就是我們相信當我們接待耶穌、相信耶穌我們就有權柄做神的兒女
  • 有人這樣說,耶穌來到世上沒有做什麼事,只做一件事,就是做兒子
  • 我們要與父母建立關係,過去可能有一些傷害,但是不管怎麼樣了,我們要尊榮父母,

羅馬書 萬物都在嘆息 等候眾子的顯現

  • 就是所有人都成了神的兒子,長大成熟,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 做兒子是永遠的身分,但神也對我們有呼召,要我們做屬靈的父親,要學習做父親,因為我們是照著父親的形象造的
  • 保羅說:師父有一萬,為父的不多
  • 然而父親是要負責任的,不要害怕當父親,教導怎麼做屬靈的父親
  • 靈糧堂65周年的主題,就是要讓家為大,讓神在家為大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