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光】

【第十章】

【福爾摩沙】

十七、八世紀之際,荷蘭人第一次看到台灣,稱之為福爾摩沙,意為美麗之島,在這美麗的島嶼上,人們依舊生活著,但在物質的誘惑下,美麗之島逐漸成為貪婪之島,台灣以至世界的未來真是在這種以破壞原始自然的前提下進行嗎?也或許不盡然….

在『駭客任務』電影中提到,人類是世界最具破壞性的病毒,所以當我們生長在這美麗之島時,我們要不時地注意,是不是我們的美麗還存在於世間萬物之間,若不能確認這一點,那我們還拿什麼東西來引以為傲,在公利社會的背後,這個似乎不再美麗的島嶼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得了什麼病,在我的觀點上還是能統整出一些東西。

台灣最大的沉淪是在個人修身養性上趨於流亡,趨於渙散,由於生活日漸地好轉,很多憂患意識都已經消失殆盡,又由於個人自由的需求無度,我們的自由似乎有些過頭了,國父說過:『自已以不妨害他人的自由為自由』,但是在功利的台灣中,很少人能記得這句話,需索無度的結果便導致生活的迷亂,而生命在這些表象下,也很難找到目的,近年來,我們太過於追求一些可以一步升天的機會,但機會是由自己創造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所以很多人失望之餘便是墮落了、也就渙散了,追求高利潤的社會導致許多基礎機會都被外來之人所取去,若你不去做事,何來回饋,不去努力,何來機會,加之許多年來的不良流行合法化,人民墮落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從十幾年前的大家樂,一直到股票的投機為止,一步升天時而有之,但是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相等機會,社會已經趨向於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這全都是那些投機心理所造成的社會『奇蹟』,當一些散戶拼死拼活地操作之後,大戶以強大的財力將現況以強烈的方式改變掉既有的現況,那還操作什麼?不過這似乎不會令人怯步,還是有許多人願意投進去,正面地說,是投入希望,負面地說,卻是拋棄人心。

近來的彩卷樂更讓人民將合法地投入這種沒有盡頭的希望之池,須知只有極端少數的人能夠遊到對岸,大多數人也許會怯而不前立於岸邊,但是會有一部份人沉沒在希望之池中而不自拔,這種人若能減少當然是社會之幸,但當有許多人將那五百萬分之一的雞會交給神明、交給一些未經科學驗證的公式之時,我只能預期沉沒到希望之池池底的人將會越來越多,總括之,我個人想法是,彩卷之毒甚於大家樂、甚於六合彩,他讓人將許多希望投注到這種令人以為是政府公開贊同的賭博行為中,最主要是他不違法,也因為這樣,許多社會價值觀將隨之改變,合理地改變,而不是偷偷地改變,是劇烈的改變,流毒之大,於國家社會絕無利益可言。

整個追究到最後,還是要再度提到人民對於自由的需求無度所造成的結果,當我們將許多不正確的自由向政府取要時,政府的功能已經漸漸地退化了,社會的功能也漸漸地消失了,若是政府無法制衡萬民大眾,那政府失去了功能,國家也將不保,現今的中華民國正是處於這種情況之中,政府功能漸漸退化,而負責保會政府權威的警察與軍隊系統卻漸漸被剝奪一些功能,這對於社會是沒有幫助的,只有危害,一些該有的權力是必須賦予的,尤其是警察系統的公權力更必須建立,台灣人越來越不尊重警察了,原因之一當然是警察本身的自律性越來越不足,另外也因為警察的權利越來越小,無法對於一些真正的犯罪進行嚇阻,只能對一些市井小民進行約束,這是人民對於警察系統的最大不信任。至於軍事系統,則由於事事以人權為先,讓人權的功能有所變化,有時更被濫用,讓軍事系統被人權兩字所壓制,無法發揮軍力。

以上的論點大概是我在這一系列中所一直要強調的東西,從去年的九月二十三日起,經歷了將近半年的時間,終於完成了這一系列文章,主要是想點出一些社會問題所隱含的意義,當然,這些只是我的想法,你可以強駁,也可以全然否定,只希望能達到一些彼此交流的功能。

或許有一種希望能留下一些東西給這個世界的想法,也有一些希望流芳百世的企圖強撐著我寫作這一系列的文章,不過在文筆方面,我自認還有不足,不過文筆部是我追求的東西,能表出我要表出的東西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接下來會繼續完成另一個系列─『造物樂章』,這個系列將比『逝水流光』系列更龐大,將是我累積十數年資訊學習生涯所學到的許多重要觀點,應該值得您的期待。

凡塵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三月三日 凌晨一時十分

※ 整個系列已經在網頁上集合成一篇文章,有需要這請到凡塵集網頁上取得,謝謝!!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